當前位置:首頁  要聞綜合  綜合

手術臺上的“老匠人”

發布時間:2019-10-23來源:浙大新聞辦作者:吳雅蘭 應枝娟0


人物名片:孫進,男,193411月生,浙江杭州人。主任醫師,1958年畢業于浙江醫科大學醫學系,長期從事婦產科醫療、教學和科研工作。曾獲浙江省勞動模范、浙江省白求恩式醫務工作者、浙江省衛生先進工作者、浙江省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稱號,獲聯合國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中國組委會嘉獎,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。擅長婦科內分泌、婦科性腺及生殖器發育異常的診治,以及各類腹腔鏡婦科手術,尤其擅長處理子宮脫垂、尿瘺等陰道手術。曾獲浙江省醫學科技進步獎一等獎、浙江省科委三等獎、浙江省高校自然科學獎三等獎、華東地區科技出版社優秀科技圖書獎一等獎等,主編、參編《婦科臨床實踐》等著作6部,發表論文30余篇。

 

頭戴淺藍色手術帽,身穿雪白手術衣,握著冰冷的手術刀佇立于手術臺前,他就像一位將軍,目光中透著堅毅和沉著。

讓人難以相信的是,這位主刀醫生今年已經85歲高齡了。他就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原副院長孫進。雖然已經是耄耋老人,但他仍堅守在醫療工作的第一線,做婦科手術,給年輕醫生上課……

國家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把自己的本分工作做好,我就認準這一點。

從當年的帥小伙子,到如今的白發老人,孫進已經在婦產科領域奮斗了60余年。他說,只要他還能為醫學事業發光發熱,他就會一直做下去。

 

婦產科來了位小伙子

1953年,從杭州高級中學畢業后,孫進考入了浙江醫學院。

當時并沒有特別喜歡醫學,其實第一志愿是工科,但既然錄取到醫學院,我就好好學本領。從工科轉到醫學,人生發展方向也隨之改變,孫進沒想到,之后還有一個考驗在等著他。

在大學里,孫進分在內科系,但是畢業的時候,國家統一分配,他被分配到了當時的浙江省婦幼保健院的婦產科工作。

這是怎么回事?孫進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過疑慮只是一瞬間,立馬心中的問號就變成了感嘆號,服從國家分配,只要是國家需要的,我就去做!

自然,婦產科的專業知識,需要從頭學起,而且,號稱小外科的婦產科,有很多病癥是需要通過手術來治療的,孫進仔細研究女性相關身體部位的解剖,一邊學習一邊實踐。每天早上7點多他就到醫院,準備好病例材料,等著主任來查房。因為特別勤快,師父們也特別愿意教他,孫進在婦產科領域慢慢扎下了根。

20出頭的小伙子做婦產科醫生,這對孫進自己來說,并不是太大的困難,反而是那時候的社會還較為保守,很多女病人一看到男醫生就退回去了。做實習醫生時孫進會跟著女醫生后面,做了正式醫生后,碰到病人不愿檢查的,孫進也非常能理解病人的想法,雙方溝通順暢了再進行診治,檢查時他會讓實習女醫生一起去做。一段時間下來,男醫生被病人認可了,孫進也更加堅定了做婦產科醫生的信念,全心全意地為病人服務。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孫進服從安排,下鄉做醫療工作,在東陽巡回醫療及教育一線待了近兩年。那時候因為病人多、醫生少,在巡回醫療時,孫進不光得做婦產科手術,還要看中醫門診,給病人打針灸等。只要哪里需要,他就去哪里,十八般武藝都使了出來。

頗有挑戰性的是下鄉參加巡回醫療隊的切脾手術。孫進在旁邊觀摩了幾次,就親自上陣了。那時候的基層醫院條件很差,沒有專職手術護士,也沒有無影燈。護士醫師在一旁打著手電筒,孫進就借助這點光源給病人做手術。

白天坐門診、做手術,晚上孫進就和大家睡在大禮堂里,四周都是到處亂蹦的跳蚤,我們把福爾馬林的瓶子帶在身上,防止跳蚤跳到身上來。

下鄉時還經常要出急診。一旦有什么任務,孫進像救火隊員一樣立馬出發。有一次,臨海有個病人大出血,孫進連夜坐了四個多小時的車趕過去處理。一年365天,孫進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,鄉親們都特別喜歡這位城里來的醫生。在下鄉醫療期間,孫進感到最欣慰的,就是有一個小病人得了骨髓炎,孫進醫治好了之后,小病人后來也當了醫生。

 

解除病人痛苦的婦女之友

孫進的絕活是子宮脫垂及尿瘺手術。

在上世紀六十年代,子宮脫垂和尿瘺是女性非常痛苦的疾病,嚴重影響著女性的身心健康和生產勞動。

當時醫療條件比較落后,很多女性是在家里生孩子的,有的不幸就肛門破了,大小便不受控制了,有的子宮松了甚至掉出來了。孫進至今記得尿瘺患者的痛苦,那時候也沒有尿不濕,褲子總是濕怎么辦呢?病人就把稻草灰墊在褲子里,用來吸水。這個病不僅僅是生理上的,更是給女性帶來了精神上的傷害。孫進說,親身體會到病人的痛苦,這對醫生來說是很大的刺激,也是激發了大家的斗志。

國家對兩病防治工作很重視,衛生部特別下發了關于加強子宮脫垂、尿瘺防治工作的通知,這也就是當時著名的兩病防治工程。

那個時候孫進已經是婦產科的一把刀了,尤其是技術堪稱一絕。他也因此作為主要人員被抽調參加兩病防治工程,一開始在省內各地做手術,做出了名,又被吸納到全國兩病防治小組專家組成員,在全國各地跑,做示范手術。

在孫進看來,這不僅僅是一項政治任務,更是解除患病女性痛苦的本職工作。他總是認真評估每一位病人的病情,為他們量身定制治療方案。雖然尿瘺通常以手術治療為主,但也不是每一個病人都適合做手術,我們做醫生的就要從實際情況出發來決定具體的治療方案。而這個評估的準確性直接決定了后面的療效。確定了手術方案后,接下來要研究的就是怎么提高手術效果,怎么能提高傷口縫合療效。比如大漏孔,孫進在反復試驗后,用皮膚、球海綿這些做填補材料,療效明顯提升,尿瘺修補術成功率達到80%左右。

孫進并不滿足于臨床一線的工作,他琢磨著要能幫助更多患病女性擺脫病魔。于是,經常能夠看到這樣的畫面,做了一天的手術后,孫進帶著他的學生在夜里整理病例,統計數據,把他的經驗一條條地總結出來。粗略統計,孫進共發表了30余篇論文,編著有《婦產科臨床實踐》等六部著作。《大瘺孔尿瘺的修補手術》、《應用外陰皮瓣移植治療復雜性尿瘺》、《復雜性尿瘺一百例》……這些成果既是他個人臨床實踐的科學總結,也是他多年經驗的無私分享,在獲得專業領域內的好評外,也幫助了更多的患病女性。

婦女之友名副其實。

不過,在家里,孫進可不是妻子的婦女之友。因為醫院工作忙,孫進時常24小時睡在醫院,有時候即使在家里,也會被緊急叫去醫院救場

在尿瘺修補術、陰道頂脫垂整復術和陰道成形術精益求精的同時,孫進還不斷引入先進技術,大膽探索新方法,比如,不采用腹腔鏡做人工陰道,而是在陰道一次成形術。即使人到晚年,他還在孜孜不倦地精研技術。2003年,60多歲的孫進專門去德國基爾大學交流腹腔鏡技術。他說:只要是對病人好的,我都愿意去嘗試。

 

心細手巧的男醫生

在婦產科醫院,孫進做手術是出了名的手巧,干凈利落、刀疤美觀、成功率高。每次他做手術時都會有一大批醫生圍觀學習。曾經跟孫進搭過班的護士長王桂娣說:按照醫院規定,每臺手術的觀摩人員不超過3個,而孫醫生的手術總是有十多人圍觀,我只好一個個地勸回去。這樣的景象時不時地上演,同事們都打趣道是一朵鮮花被蜜蜂叮滿了

可是問起手術做得好的秘訣,孫進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就像有人做飯做得好,有人打籃球打得好一樣,就是憑經驗和感覺嘛,做得多了大家都能做得好。然而同事們都知道,其實是孫進年深日久的實踐積累,才能把手術做得如此漂亮。

不過,孫進也有煩惱的時候。他在工作時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醫療器械的短缺,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醫療效果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。怎么辦?自己動手上!孫進自己設計圖紙,做好模型,再跑到寧波鄞縣(今寧波市鄞州區)的工廠去澆筑模具子宮托。就連科室給準媽媽們輔導母乳喂養的教具人工乳房,也是孫進用棉花、絲襪這么做出來的,還十分地逼真。

在王桂娣看來,手巧是源于孫進有一顆細心,一顆愿意為病人多考慮的細心。曾經有段時間,護士們發現,住院部病床的病例床頭卡經常莫名其妙地就不見了,補上了,過幾天又消失了。護士想來想去都找不到原因。

孫進知道了,就和護士們一起討論。孫進提醒大家,是不是可以從病人的角度來思考問題。病人的病例床頭卡都是用中文書寫的,放在床頭,每個路過的人都能看得到,而一些患有先天性無子宮、無陰道等病的病人可能因此會遭人嘲笑或歧視。婦科疾病的患者往往會有自卑心理,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病情。孫進一語點中要害。后來,病人的床頭卡就改為了英文縮寫。他總是提醒我們要注意保護病人的隱私,不要在病房里討論病人病情。王桂娣說,孫進教給大家的重要一課,就是要給病人最大的關懷。

有這樣一位替病人著想的貼心醫生,真是患者的福氣。去年,孫進多年前的一位女病人,特地送來一幅感謝畫。她說,之前在別的醫院做了兩次大手術都沒好,孫進一出手就治好了,讓她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。這幅畫是她腫瘤痊愈后去老年大學學畫畫的一件得意之作,特地送來感謝救命恩人。

能通過自己的工作解除病人的痛苦,這讓孫進很開心,而這也是他一輩子踏踏實實、任勞任怨、無私奉獻的初心。

(文 吳雅蘭 應枝娟/圖 應枝娟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)

广东11选五合买大厅